365bet手机备用网址旌霜履血:江苏隐形战线过去的事情_历史军事_好法学网

中共台湾工委为何遭创:负责人叛变 生活极度腐化

365bet手机备用网址 1

从1945年抗战胜利,到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江山变色,大陆政权易手,台湾岛风雨飘摇。一些久经历练的红色骨干特工,一批富于理想主义的地下共产党人,在坚贞与忠诚、生存与死亡的白色恐怖笼罩下,经历着意志的考验。今天,我们为您带来的就是其中五位的故事。

365bet手机备用网址 2

曾任“国防部参谋次长”的吴石,是我党成功打入国民党内部的级别最高的情报人员,1950年被捕就义于台北。

1928年4月15日,台湾人林木顺、谢雪红和翁泽生、蔡孝乾等人在上海集会,成立了台湾共产党。那时的张梗来到上海参加了台湾共产党。1931年,日本殖民警察对台共进行
“大检肃”,
台共领导人谢雪红等被抓捕并判以重刑,蔡孝乾等人则逃到了大陆,台共被彻底地破坏了。

中共台湾工委为何遭受大破坏

365bet手机备用网址 3

张梗刚刚回到台湾,就因为上海台湾反帝同盟的牵连而被捕,不过他的共党身份并未暴露。这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

1949年解放战争凯歌高奏时,解放台湾成为最后一项战略任务。毛泽东在这一年7月曾提出“我们必须准备攻台湾的条件,除陆军外主要靠内应和空军”。这时所说的“内应”便是岛内地下党组织,可惜的是几个月后这一组织便遭受了大破坏──

曾任中共台湾工委书记的蔡前(乾)被捕叛变后,导致台湾地下党组织遭受重大破坏。图为已成为叛徒的蔡乾。

蓝博洲 台湾作家 电视製作人:

中国共产党领导民主革命时期,台湾也有部分革命者建立和发展过共产党组织,不过却因岛内的特殊情况屡遭破坏。在解放军开始筹划渡海攻台而急需内应时,1950年初中共台湾工委却遭到近乎覆灭性的损失,组织基础薄弱、指导思想急躁和领导成员的腐败是其主要原因。

  
  1949年7月,在解放战争凯歌高奏时,毛泽东曾提出“我们必须准备攻台湾的条件,除陆军外主要靠内应和空军”。这时所说的“内应”便是岛内地下党组织,可惜的是几个月后这一组织不幸遭受了重大破坏
  中国共产党领导民主革命时期,台湾也有部分革命者建立和发展过共产党组织,不过却因岛内的特殊情况屡遭破坏。在解放军开始筹划渡海攻台而急需内应时,1950年初中共台湾工委却遭到近乎覆灭性的损失,组织基础薄弱、指导思想急躁和领导成员的腐败是其主要原因。
  “老台共”失败后,中共于1945年建立台湾工委
  台湾于1895年被日本侵占后,岛内人民仍同大陆保持着密切联系,一些进步青年回大陆学习时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如岛内的女革命者谢雪红在1925年便于上海参加五卅运动,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年底入莫斯科东方大学,同邓小平、蒋经国为同期同学。1928年4月,以旅沪台湾革命青年为骨干的台湾共产党在上海租界一家照相馆的二楼上成立,后被人俗称“老台共”。台共书记为林木顺,蔡前(后改名蔡乾)、谢雪红等为中央委员会成员。
  台共在中共中央帮助指导下建立,不过按照共产国际关于殖民地党组织应归宗主国党组织领导的原则,当时的名称是“日本共产党台湾民族支部”,归日共领导。台共建立后即返岛发动群众,于1929年在台湾中南部通过“农民组合”发起小规模暴动,日本警方随之展开第一次“台共大检肃”,逮捕了许多骨干。随着日共组织在本土被破坏,1931年日本警方在全岛发动第二次“台共大检肃”,抓捕了台共领导谢雪红等人并判重刑,导致组织瓦解,只剩少数人隐蔽民间或潜回大陆。如蔡前回福建后进入中央苏区,作为台湾代表参加了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后跟随红军长征到陕北,抗战时还任过八路军敌工部部长。
  1945年8月日本投降,随后国民党军由美军运送接收台湾,中共中央也决定在这块回归祖国的省份建立组织。当时在延安的蔡前是唯一有红军资历的台湾干部,虽然此前犯过生活作风错误,中共中央鉴于他熟悉岛内情况并经过长征考验,还是任命此人为台湾省工委书记。9月间蔡前由延安出发,12月到达江苏淮安,同在华中局工作的台湾籍干部张志忠等人会合,再分批到沪以返台。1946年4月,工委副书记张志忠先行到达台北,7月间蔡前(后改名蔡乾)抵达,并联络岛上的谢雪红等人秘密建立组织。由于台湾受日本半个世纪统治,大陆革命风潮对岛内影响小,群众对共产党缺乏了解,工委一年内发展党员不过百余人。
  国民政府刚上岛接收时,台湾知识分子大多对重归祖国感到兴奋,随后又对国民党“接收大员”的搜刮恶行极度失望,不少人对共产党产生向往并要求入党。不过其中一些人出于赶时髦,革命意志并不坚定,遇到风浪便出现逃避,李登辉便是其中的一个典型。
  1946年9月,刚从日本回台湾大学农学院就读的23岁的学生李登辉曾申请加入共产党,很快得到批准。1947年2月末发生“二二八”起义时,李登辉参加了一些宣传,随后因国民党军警特展开血腥镇压便躲避起来不参与活动。1948年夏天,毕业后已担任台湾大学助教的李登辉找到中共台湾学工委要求退党,并称自己仍相信马克思主义学说,却不愿过组织生活和受党的纪律约束。当时组织上分析,李登辉是因害怕危险而退党,经挽留无效后便予同意,不过此人还答应保守秘密。
  据几十年后退休的台湾特务头子回忆,中共台湾工委遭破坏后国民党当局也知道了李登辉这段历史,曾将他拘留审查过七天,放出后很长一段时间还要定期汇报,外出又遭跟踪。直至1970年代初,蒋经国强调“吹台青”(即提拔台籍新人)时提升了李登辉,才向其说明:“你的有关材料已经被烧了,以后没有这回事了,好好做事吧。”蒋经国能有此表示并不奇怪,因他自己当年在苏联也加入过共产党,后来喜欢重用共产党的叛徒或脱党分子。
  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卷起全岛反对国民党统治的民变,中共台湾省工委因事先缺乏准备,只有谢雪红和张志忠等人组织部分群众参加斗争。随后国民党当局实行白色恐怖,使工委的秘密活动更增加了困难,不过民众对国民党不满情绪的滋长也为地下党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
  急躁冒进和负责人叛变招致大破坏
  进入1948年底,国民党统治在大陆面临崩溃,其党政军机构和特务机关陆续迁台,对岛内的控制得到加强。此时中共台湾工委只看到逃台的国民党军人心惶惶,以及众多群众认为解放在即,便采取了一系列急躁冒进的行动。
  1949年5月上海解放,蒋介石逃入台湾,此时中共台湾工委向中央报告称地下党员发展到1300人,同情党并参加地下活动的群众还有2000人,这在岛内700多万人口中力量仍很薄弱。此时工委却开始在山区建立武装据点,在台北市内印刷《光明报》散发,并大力发展党员。工委还在《攻台建议书》表示:“需要考虑季节风势的话,则攻台日期,应以明年四月最为适当。”根据这一估计,工委只以几个月的短期打算来准备策应解放军登陆。
  1949年7月,撤到台湾的以毛人凤为首的保密局在高校内发现《光明报》,顺藤摸瓜破坏了印刷场所,并掌握了上层领导者“老郑”(即蔡乾)的线索。10月间,保密局通过刚混入中共高雄工委组织的一名老牌特务,掌握了其“上线”李汾,这个缺乏觉悟的工运负责人被捕后供出中共台湾工委副书记陈泽民,特务让他去接头时实施了抓捕。陈泽民被捕后经严刑拷打虽不肯说出“老郑”身份,却暴露了他的住址,特务赶到此住所已空无一人。12月末,特务们通过被捕者供词和武装据点对外联系暴露的线索,在街上抓捕了负责军事工作的中共台湾工委副书记张志忠。
  1950年1月29日,在“老郑”住所长期蹲守的特务抓到回家的一位40来岁的男子。此人只报了假名字和假身份,却要求提供美食。特务头子谷正文后来回忆说,他一眼便看出此人有追求享受的弱点,便让人天天给他买饺子。一星期后此人说“想着牛排的味道都快想疯了”,并指定要到台北最高档的波丽露餐厅买,吃完后又说为表示感谢,可带他们找共产党一个据点。立功心切的3个小特务便让他带路,结果走进一个黑暗厂房时此人突然跑掉。
  “老郑”逃走后,谷正文发现他正是台湾中共地下党最高负责人蔡乾,在他住所搜到的笔记上还发现“吴次长”三个字。因参谋次长中吴姓者只有吴石一人,谷正文等便认定吴石中将在向中共提供情报,经上峰同意将这个重要“卧底”抓捕,几个月后由蒋介石下令杀害。在笔记中用真姓实职记录重要联络人,这是地下工作不允许出现的大错误,蔡乾工作之大意疏忽由此可见。两个月后,谷正文又掌握了蔡乾在“老台共”时的一些关系,通过追查拷问,得知他已躲往嘉义农村,便派看押过此人的特务去查找。为了避免显眼,特务们换上农民服装,到当地后便在乡间路上远远看到一个穿西装的人。见此反常目标,特务追上去一看正是“老郑”。经查问,原来是他在乡下躲藏两月清苦难耐,想到镇上西餐馆解馋,就顾不得着装上的大忌。蔡乾第二次被捕后马上叛变,愿交待所有地下组织,只提出一个条件,即让已同他姘居两年的妻妹来监狱同住。谷正文听后大笑,马上把这个16岁的小姑娘送来。
  蔡乾叛变导致台湾工委下属组织全部被破坏,据国民党当局统计共抓捕1800余人,不肯屈服者都遭处决。中共台湾工委会宣传部长洪幼樵即将搭乘渡轮回大陆,因蔡乾供出其行程而在基隆码头被逮捕。工委在山区的一些武装训练营地也被特务掌握了线索。1950年3月间,“竹子坑武装基地”遭到破坏。最后一个“鹿窟武装基地”隐蔽坚持到1952年,在保密局特务会同军警的进攻下也被摧毁。这段辛酸历史在1990年代的台湾解密后,将幸存者和特务头子的回忆录结合起来看,便能清楚显现出当年地下组织遭破坏的详细过程。
  违背秘密工作原则和领导者腐化是致祸之源
  中共台湾工委遭受大破坏,有对解放军渡海时间估计过于乐观和岛上回旋余地小等客观因素,主观指导失当及领导者个人品质又是主要原因。当对台湾工委书记蔡乾和副书记陈泽民、张志忠等人的审问结束后,特务头子毛人凤、谷正文想了解这些人如何总结教训,便将他们关进同一间牢房里并监听其谈话。
  据谷正文回忆,张志忠天天组织同牢房人“批斗”蔡乾,指着鼻子骂他“诱奸十四岁的小姨子,侵吞一万元美金工作经费,天天上波丽露西餐厅吃早点,竟然还敢到处张扬他是共产党在台湾的领导人”。由叛徒变为特务的谷正文曾在八路军一一五师受过罗荣桓领导,很熟悉共产党内情况。他在1990年代发表的回忆录中对此案的总结是“我认为,共产党在台湾的地下工作之所以失败,除了组织成员过于乐观,以致形迹过于暴露之外,其领导人蔡乾的浮奢个性更是一个严重的致命伤!”“能有几分周恩来或者罗荣桓的才气,那么国共在岛内这页隐蔽战线斗争史,恐怕要改写。”
  历史事实证明,蔡乾从艰苦的延安返台后,因当地有日本经营的基础而在经济水平上远高于大陆,便迷恋于奢华生活,热衷于联络上层工商人士。他原为上海女工的妻子去世后,便同仅14岁的妻妹同居,钱不够花便挪用组织经费。进入1949年后,蔡乾竟向岛内一些富人炫耀自己的身份以索要赞助,并声称若给钱则解放后必予关照,似这般张扬迟早会被敌特发现。他的被捕虽出于偶然,然而历史的偶然性恰恰寓于必然性之中。
  除了负责人的个人品质,中共台湾工委对形势估计错误造成指导方针上的偏差也是招致大破坏的原因。毛泽东在抗战期间曾提出过党的地下工作的十六字方针,即“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等待时机”。周恩来在总结中共南方工作委员会在1942年遭破坏的教训时也强调,地下党不能同时兼搞武装斗争,因为二者的指导方针是矛盾的。众多实践都证明,搞武装斗争需要广泛发动群众,势必不可能隐蔽组织和领导者,而当时台湾工委违背地下工作的长期隐蔽的方针急于建立武装训练基地,在工人学生中不经严格审查大力发展党员,恰恰为敌特渗入并找到领导者的线索提供了机会。
  在大陆全部解放后的1950年,中共情报部门的领导者李克农根据周恩来的指示,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总结党的隐蔽斗争经验,得出党的绝对领导和以政治基础为主的两点原则。事实证明,即使是在严格保密的地下工作中,党组织也必须对每个成员加强领导监督,并以政治信念凝聚成员而努力防止信仰缺失。中共台湾工委遭破坏的过程,恰恰也证明这两条原则不可违反。像蔡乾这样一个经历过组建台共和长征的干部竟堕落到如此程度,曾令许多人震惊,若仔细分析也可看出人的思想会随着环境变化而变化,过去有过奋斗光荣并不能确保后来始终如一,尤其是面对腐蚀诱惑而脱离监督制约时更容易出现蜕变。蔡乾主持台湾工委时正是利用孤悬海外上级难以监督,日益走向腐化,人生追求发生扭曲后其政治立场也就不可能坚定。
  当时台湾工委一些基层工人党员被捕即叛变,据当时特务审讯后的报告也称他们根本不了解共产党的理念,只是看到形势会巨变而急忙来投机。在缺乏政治信仰的状态下,这些人自然不可能保持坚贞,此类教训也说明加强理想信念的教育是何等地重要!一个甲子的时光流逝,台湾海峡两岸局势已发生了巨变,当年岛内白色恐怖下的幸存者在1990年代以后已能公开凭吊牺牲者,一些就义烈士的遗骨还经有关部门安排迁葬到大陆。今天的人们纪念那些牺牲的前辈时,不仅能进一步激发为实现祖国完全统一而奋斗的意志,同时通过回顾中共台湾工委遭破坏的过程,还可以从中总结一些带有历史规律性的教训,对如今的干部和党员也会引发一些有益的启示。

“他在牢里面就开始装疯,精神不是很正常。后来闹得不是办法以后,日本警察就把他放出来,等于是假释出来。”

“老台共”失败后中共于1945年建立台湾工委台湾于1895年被日本侵占后,岛内人民仍同大陆保持着密切联系,一些进步青年回大陆学习时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如岛内的女革命者谢雪红在1925年便于上海参加五卅运动,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年底入莫斯科东方大学,同邓小平、蒋经国为同期同学。1928年4月,以旅沪台湾革命青年为骨干的台湾共产党在上海租界一家照相馆的二楼上成立,后被人俗称“老台共”。台共书记为林木顺,蔡前、谢雪红等为中央委员会成员。

不久,疯子张梗却突然人间蒸发了。

台共在中共中央帮助指导下建立,不过按照共产国际关于殖民地党组织应归宗主国党组织领导的原则,当时的名称是“日本共产党台湾民族支部”,归日共领导。台共建立后即返岛发动群众,于1929年在台湾中南部通过“农民组合”发起小规模暴动,日本警方随之展开第一次“台共大检肃”,逮捕了许多骨干。随着日共组织在本土被破坏,1931年日本警方在全岛发动第二次“台共大检肃”,抓捕了台共领导谢雪红等人并判重刑,导致组织瓦解,只剩少数人隐蔽民间或潜回大陆。如蔡前回福建后进入中央苏区,作为台湾代表参加了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后跟随红军长征到陕北,抗战时还任过八路军敌工部部长。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对台湾长达50年的殖民统治也宣告结束,国民政府接收了台湾。也就在这个时候,中共中央任命台湾人蔡孝乾为台湾省工作委员会书记,并派蔡孝乾、张志忠、陈泽民、洪幼樵等人秘密回到台湾,成立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

1945年8月日本投降,随后国民党军由美军运送接收台湾,中共中央也决定在这块回归祖国的省份建立组织。当时在延安的蔡前是唯一有红军资历的台湾干部,虽然此前犯过生活作风错误,中共中央鉴于他熟悉岛内情况并经过长征考验,还是任命此人为台湾省工委书记。9月间蔡前由延安出发,12月到达江苏淮安,同在华中局工作的台湾籍干部张志忠等人会合,再分批到沪以返台。1946年4月,工委副书记张志忠先行到达台北,7月间蔡前抵达,并联络岛上的谢雪红等人秘密建立组织。由于台湾受日本半个世纪统治,大陆革命风潮对岛内影响小,群众对共产党缺乏了解,工委一年内发展党员不过百余人。

在组织安排下,中共党员季沄和张志忠以夫妻的身份作掩护,在台湾开展地下工作。

初到台湾,张志忠奔走于台岛新竹南北的山区、平原勘察,筹建红色武装。同时他以“杨春霖”的名字,以商人身份掩护开展活动。

台湾“二二八事件”以后,大陆国共战争的战略态势已经发生根本转变。进入1949年,局势趋于明朗。此时,蛰伏于台湾的中共地下党,也秘密举行了一连串会议。

当时台湾地下党设定1950年4月,作为从岛内响应解放军攻台行动的发起时间。张志忠在岛内积极地做着各方面的准备。他们不曾料到,危险正一步步来临。这个之前提到的张梗与这群中共地下党员有什么关系呢?

“黄昏时候,在树叶散落的马路上,目送你的马车,在马路上晃来晃去地消失在遥远的彼方。在充满回忆的小山上,遥望他国的天空,忆起在梦中消逝的一年,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马车的声音,令人怀念,去年送走你的马车,竟是永别。”

1947年9月,基隆中学党支部成立,钟浩东任支部书记。不久中共基隆市工委成立,钟浩东任工委书记,他迅速以校长身份做掩护,开展地下工作。

“当时有一个叫林英杰,是省工委里面的领导人之一,他就来找我,不是钟浩东给我的任务,是省工委通过林英杰到我学校来找我,说省的机关报,省的地下党的代表省工委的报,要在基隆宿舍里面编,要在基隆宿舍里面印,要我当主要的负责人。”

这份省工委的机关报,就是后来掀起了巨大波澜的《光明报》。

365bet手机备用网址旌霜履血:江苏隐形战线过去的事情_历史军事_好法学网。1949年5月1日早晨,台湾全省实施户口总检。5月19日,戒严令颁布。一时间整个台湾岛风声鹤唳,风雨欲来。

而此时,钟浩东也清楚,

基隆中学已经被情治机关盯上了……

365bet手机备用网址旌霜履血:江苏隐形战线过去的事情_历史军事_好法学网。蓝博洲 台湾作家 电视製作人:

“蔡孝乾,他不是那么简单的人,他是唯一参加两万五千里长征的台籍的共产党人。”

365bet手机备用网址旌霜履血:江苏隐形战线过去的事情_历史军事_好法学网。1945年8月,日本战败投降。国民党军队由美军舰只运送,接收台湾。中共中央也决定在台湾建立党组织。当时在延安的蔡孝乾,是唯一有红军资历的台湾干部,鉴于他熟悉岛内情况并经过长征考验,中共中央有关部门,遂任命蔡孝乾为中共台湾省工委书记,他很快动身,离开延安,去往台湾岛。

蔡孝乾当时接到的任务,是回台湾发展地下党组织。而他的工作重点,是配合中共解放台湾。

365bet手机备用网址旌霜履血:江苏隐形战线过去的事情_历史军事_好法学网。蔡孝乾那时化名“老郑”,在台湾的公开身份是商人,与十六七岁的小姨子同居。

365bet手机备用网址旌霜履血:江苏隐形战线过去的事情_历史军事_好法学网。“四六学潮”三个月后,台北大学校园里,出现地下党的机关刊物《光明报》。而《光明报》,还送到了台湾省主席兼警备司令陈诚的家里。

365bet手机备用网址旌霜履血:江苏隐形战线过去的事情_历史军事_好法学网。蒋介石以国民党总裁的身份,痛斥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内政部调查局局长季源溥、台湾省保安副司令彭孟缉,要求立即查出“反动报纸”到底是哪里来的。

吴澍培 “台湾政治受难人互助会”前会长:

“当时在这个时候蔡孝乾已经向媒体交代叛乱分子共匪,一定要来自首,要自新。那这样的话呢,就等于他是投降。所以一旦投降的话,你是一个头头,你下面有什么人。虽然他不会了解到末端的哪些人,但是几个重要的干部他都会知道,他一定是把这个出卖掉了。出卖掉了以后,中间的干部有些很坚强,台湾的地下党整个从根就拔掉了。”

从1948年秋开始,国民党政权机关分陆路和水路向广州、台湾撤退,国防部尚保存有500余箱军事机要档案,国防部部长白崇禧、参谋总长陈诚主张直运台湾。吴石建言以福州有“进则返京容易,退则转台便捷”为理由,建议暂移福州。国民党当局采纳了他的意见。于是,吴石派人将500余箱机要档案从南京押送抵达福州,保存在于山戚公祠大殿内。此时,吴石已经打算一旦时机成熟就在福州起义,将这批机要档案悉数交给解放军。

1949年7月,吴石由福州经广州辗转到香港找到吴仲禧。吴石告诉吴仲禧,福建绥靖公署的任职已经结束,他已被调任国防部任参谋次长,要到台湾去。

“就那时候,当时本来一个高官,完全可以从那儿切断就算了,不再干工作就完了。结果呢他还是,他想的还是希望后台湾能够统一,全国能够统一,还想的这些。后还是去了。”

吴石来到台湾后,身任国防部参谋次长,进入了国民党军事机构的高决策层。这个时候,他所掌握的情报,是直达军界和政界高层的核心机密。

1949年11月27日,中共华东局派遣女情报员朱枫从香港抵台,与台湾地下党负责人蔡孝乾取得联系。一个星期后,化名“陈太太”的朱枫,拿着吴石曾经的联系人万景光的亲笔信,与吴石见了面。

朱枫、吴石等在国民党的军事法庭上

冯亦同 《朱枫传》作者:

“他等待朱枫的心情肯定是很迫切的,也为她做好准备了,所以他五六个礼拜送了五六次。

就是他把花名册,把这个战场战略上的一些需要的部署,炮、飞机、坦克这些,甚至于数字都一一的准备好了,然后由朱枫传递出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365bet手机备用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